所在位置:首页 > 天山清韵 > 家风家训 > 正文
【家风故事】家风好,清风传
发布日期:2019-07-31 18:33 来源: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

“总是向你索取,却不曾说谢谢你。直到长大以后,才懂得你不容易……谢谢你做的一切,双手撑起我们的家。总是竭尽所有,把最好的给我……”每当听到筷子兄弟的这首《父亲》,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家刚迁来新疆时的情景。

1993年,我们全家从重庆老家迁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火车一个星期后到了库尔勒,我们又接着坐上了发往团场的汽车。那时通往团场的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,颠簸至极,我和姐姐晕车晕得厉害,但也无可奈何。

当汽车缓缓停下,我们踏上脚下这片土地的时候,车轮卷起的沙尘还未完全散去,呛得我连忙将手缩进袖子里,用其捂着嘴鼻,望着周围陌生而又荒凉的环境发呆。八千里路,几经周转,这绝不是我想要的,我开始思念老家的青山绿水和鸟语花香了。

刚到新疆,家里既没有存款,也没有值钱的家当,一家四口只好先借居在大姨家。虽说是亲戚,但时间久了我也渐渐懂得了寄人篱下的滋味。

父亲和母亲每天起早贪黑拾棉花,等拾花季过后,天气变得非常寒冷,他们却仍然早出晚归,将树叶装车做肥料出售。一年以后,家里买了一间很小的草皮房,一家人晚上只能挤在一个砖块垫起来的木板床上睡觉。

南疆常年干旱少雨,偶尔遇到大雨天,和我同龄的孩子都会欢快地到处乱跑,大声呼喊着,痛快地玩耍。而我却没有那份闲情逸致,稻草掺泥巴做的屋顶经常漏水,混着稀泥的雨水顺着墙面直往下流,屋里也放满了接水的瓷盆,滴滴答答好不热闹。尽管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,我还是倍感欣慰,因为那是我在新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1997年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最难忘的一年。这一年,父母近四年来付出的心血与汗水得到了回报,家里终于攒够钱买了一间砖混房。父亲驾着毛驴车载着我们一起去看新家的时候,我和姐姐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从此,我也爱上了下雨天,喜欢雨后空气中带有一丝泥土气息的味道,我和姐姐也有了自己的小房间。

时间匆匆从指间流逝,告别了懵懂无知的小学和腼腆羞涩的初中,2004年我考入华山中学,并进入该校首届理科实验班。由于学校在离家150多公里外的库尔勒市,我从此开始了住校生活。

父亲为了给我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,不顾我的反对,硬是给我选择了学校宿舍人最少、住宿费最贵的三人间,并叮嘱我要努力刻苦学习,不要让他们失望。高三那一年,父亲送我一句勉励言“忍一时之难,成一世之事”,给我解压,激励我放下思想包袱,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。

“寒窗苦读十余载,一朝金榜题名时”,2007年我以高出新疆理科重点线近100分的成绩考入中国石油大学。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父亲欣慰地笑了,眼角却有些湿润。父亲后来才告诉我,其实在高考前一个月,母亲因为小腿内长了颗肿瘤动过手术。当我知道这些的时候,鼻子一酸,热泪盈眶。

时间飞逝,从不停歇,时间的步伐迈入2013年。在党中央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相关惠民政策下,团场的城镇化发展建设初见成效,原来大片的砖块平房被一排排崭新的居民楼所取代,每个小区里都有花园小亭,周围绿草如茵。我家也因此搬进了居民楼里,感受到了现代化小区生活环境的舒适优雅。与上次搬家不同,这次父亲开着三轮摩托车载着我们,行驶在平整的柏油路上去看的新家。父亲一路上咧着嘴笑个不停:“我和你妈做梦都没有想过,这辈子还能住上楼房。”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幸福而满足的笑容,那画面也深深地定格在我的心里。

到新疆后的三次搬家贯穿了我的整个学生生涯,也对我的人生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。家里的房子历经了从小土块房到红砖平房再到小区楼房的变化,我则完成了从小学生到中学生再到大学生,最后到研究生的历程。这些变化完全得益于父亲和母亲的辛勤劳作和勤俭持家,面对艰难困苦他们从不抱怨,只是默默去接受、努力去改变,用青春和汗水创造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家里虽然没有立什么成文的家风家训,但父亲和母亲的言传身教一直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,如果非要总结概括,暂且借用曾国藩家书中的十六字箴言:家俭则兴,人勤则健;能勤能俭,永不贫贱。

如今,我选择了回新疆工作,父亲和母亲都很支持我的选择。因为这里留下了他们奋斗的足迹,他们的青春也奉献在了这里。而我也会将他们传给我的良好家风继续传承下去,在新疆这片热土上挥洒我的青春和汗水!(新疆油田公司 杨洪 | 责任编辑 王娅)